普职分流,内卷低龄化?

发布日期:2022-07-03 13:11    点击次数:159

· 这是第4405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3k+ ·

内卷

“普职分流之后,内卷已经从高考提前到中考了!”

春节期间,回老家和初中的一位老师聚了聚,聊了不少老家教育发展的事,他这一句感慨让我大为意外。

我的老家在赣西北,是一个人口近80万的大县,属于文脉比较昌盛的地方,出过黄庭坚、陈寅恪等文化名人,读书是家长看得很重的事,上高中、考大学,几乎是我们这样偏远地区的孩子走出寒门的最重要方式。

不过,随着普职分流的大力推行,如今上高中越来越困难。

家里一侄女在县城读初二,成绩不甚理想,现在只能考450分左右。她爸爸急得不行,向我吐槽,“这样的分,如果在初三不能提高的话,只能读中专。”

她似乎也接受了这样的命运安排。她告诉我,2021年县里普高的录取线最低是489.5分,她当前的成绩在班上排名20,班上40多名学生。这也意味着,根据目前“普职分流”的政策,要确保普通高中与中等职业学校招生比例大体相当,他们班上至少有一大半学生失去了读高中的资格。

与传统观念上高考是人生的分水岭不同,如今中考成了学生们要面临的第一个正式的分流,相比高考,它的关键在于,如果你的成绩在学生中没能达到前五成,面临的不是读“次学校”的问题,而是没有机会读普高,从而失去了读大学和进一步深造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在观念上,不仅是职校学生会被打上“差生”的标签,在很多人心中,相对于普通教育来说,职业教育在教育领域中也是一个“低人一等”的存在。

在学历歧视、“鸡娃”等现状下,孩子焦虑,家长更焦虑。

虽然“普职分流”实行已久,但家长们的焦虑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问了不少身边有正在或者即将上初中孩子的同事朋友,总结起来,他们的焦虑有这么几点。

首先是在大学普及率激增的当前,上中专根本看不到未来。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学录取率不高,上中专也分配工作不同,2000年之后,大学扩招之下,在多数家长眼中,职业教育就是学一门手艺后到工厂打工,层次特别低。在当前优秀企业招聘动辄研究生门槛的今天,就人才培养来讲,职业教育这种层级的培养肯定不够。

就个人发展来说,普职过早分流,否定了学生后期成长转变的可能。如果成绩实在不行,不得已去上职校,那么等孩子稍微大了点,愿意努力读书了,还有机会吗?

其次是目前职业教育的培养路径还不顺畅,缺乏向上的通道。

客观来说,我国职业教育发展时间并不短,也在特定年代取得了成绩,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职业教育的目标都是培养蓝领、技术工人,与当前的社会就业需求不相适应。

虽然2019年国务院印发文件,明确强调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的类型,在国家政策层面把职业教育定位为一种教育类型,但无论是在观念上还是在实际的操作中,职业教育既没有普通教育的地位,比如考公的资格;也没有建立起本硕博培养体系。

2021年,职业教育法施行20多年来首次大修,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提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同等重要,希望建立起初级、中级、高级职业教育有效贯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但当前在顶层路径仍未落实的情况下,强制实行普职等比例分流,对当前的家长与学生来说,并不公平。

再次是职业教育的质量堪忧。由于普职分流,目前导致的结果是普通高中招生招不满,职业中专由于突然涌入大量学生,出现了学校不足、教师不足的现象。以我老家所在县为例,目前有5所普通高中,但只有一所职业中专,这就导致很多县里的学生读中专都要抢学位。

学生激增的后果是教育质量的下降。去年我一个表妹到南昌一所中专应聘,产品信息本来应聘英语教师岗位的她,最后被安排给航空物流专业的学生上航空地理专业课。据她介绍,她那所学校大量这样的非专业教师教专业课,教师流动率非常高,中专几乎沦为“高龄幼儿园”,只是为了帮家长看住孩子。

去年我在采访一所中专学校校长时,他也有类似的表述,“国家多建一所中专,就是少建一所监狱。”职业教育当前的尴尬地位,确实有政策的原因,但“内力”不够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因此,在全国范围内“延迟普职分流”,或者不再强调普职比相当,允许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弹性调整普职比,已经成为当前多数家长和学生的呼声。

出路

在实践过程中,如何调整普职分流,既促进职业教育发展,又兼顾每一个家庭和社会公平,就非常难了。

在今年2月23日,教育部召开介绍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有关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在回答记者关于是否取消“普职分流”的提问时,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称,中等职业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协调发展,既可以满足不同禀赋和潜能学生的学习需要,又能够提供多样化的成长成才空间和通道。同时,发展中等职业教育在扩大就业、推动区域经济发展、改善民生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所以坚持“普职分流”是非常必要的。

但如何协调发展,如何在实践中为人才成长提供空间和通道,却是个大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社科院学部委员陈众议在近期提交全国政协的提案中认为,普职分流让高考“定终身”前移到了中考“定终身”。这一方面会加剧教育内卷,另一方面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从目前我国少年成长的普遍情况看,初中阶段恰逢孩子叛逆期,大多数初中生尚未显示出实际智商和情商水平,遑论职业兴趣和人生规划。再加上男孩成熟期较女孩晚一至三年,初中男生大多处于贪玩阶段,要他们对个人学业、职业兴趣有一个清晰目标,其实也不太现实。

因此,陈众议建议,应该允许职高生平等参加普通高考,和普通高中学生一样享有报考各类学校的权利。

此外,与其结果不好再“亡羊补牢”,不如将“普职分流”推迟到高考阶段,并以适当增加职业高等学校为主要目标。

如果说“普”与“职”应该分流,似乎能够达到共识,但是“普”与“职”之间各占多少比例依然存在分歧。

民进中央也在近日向全国政协提出尽快调整完善高中阶段“普职分流政策”的提案。民进中央提案建议在普通高中和中职学校招生比例方面不搞一刀切,强化综合高中教育,促进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融通发展,畅通中高职升学渠道,加快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

当然,也有好消息,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陈峰在2月份的《人民教育》上刊文称浙江省将率先试行推迟普职分流,提升普通高中的招生比率,增加学生升入高中的机会。

政策正在努力调整,这或许可以为焦虑中的家长们带来一点慰藉。

诉求

客观来说,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并无问题,但我们不应该忽视这背后民众的诉求。

中职教育为什么没有吸引力?根本原因还是它质量不高,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

因此,如何提升职业教育的地位,让人们认识到技术出身,也可以有同样的尊严、平等的社会地位和体面的收入;如何提升职业教育的含金量,让职业教育学历证书与普通大专、本科学历证书一样有价值,有含金量,是一个重要的途径。

这背后,要搭建职业教育体系,要从立法层面维护职业教育的地位,比如考公、考研地位相同,不受歧视等等。

当然,更重要的是加大教育投入,提升职业教育的质量。

正如陈众议所言,在国家实施三胎计划的大背景下,教育部门更应筹谋得当,而不是制造新的社会焦虑与不公平现象。

还有的关键是,现在的职业教育发展方案,多是自上而下,其实需要的是自下而上的方案,由企业对技术工人和专业工作人员的需求进行精准评估后制定,充分考虑企业的状况和需求、家长和学生的愿望、职业教育学校的现实和发展潜能。

参考资料:

【1】南方都市报:民进中央建议“普职分流”比例不搞一刀切,强化综合高中教育;

【2】澎湃新闻:坚持普职分流、支持试办职业本科…教育部明确!

【3】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关于妥善解决“普职分流”问题的提案。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friends@chinamoments.org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