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称赞的首钢滑雪大跳台,究竟有多棒?

发布日期:2022-06-17 21:49    点击次数:82

出品|网易新闻

导语:谷爱凌果然飞起来了!

就在今天,中国选手谷爱凌斩获冬奥史上首枚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金牌。她第三跳超越自己极限,跳出从未完成过的偏轴1620,赢得全场最高94.50分,并将自己最佳得分提升至188.25分最终夺金!

这是谷爱凌首次参加冬奥会,同时也是首钢滑雪大跳台的冬奥会首秀,作为北京中心城区唯一的雪上比赛场馆,被谷爱凌称赞为“见过的最漂亮的滑雪大跳台”。

这座承载了谷爱凌热爱与梦想的大跳台背后又有哪些挑战自我的故事呢?

敦煌飞天遇上北京首钢,成就“雪飞天”

首钢滑雪大跳台远看形如飘带。的确,它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敦煌壁画中“飞天”造型里飘带的一部分。

除了形似还有神似——“飞天”的含义也与滑雪大跳台项目的英文名Big Air同有腾跃飞翔的含义,因此首钢滑雪大跳台也被称为“雪飞天”。

六臂飞天 莫高窟148窟

为什么“雪飞天”要选址首钢工业园区?据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总规划师张利介绍,单板滑雪大跳台运动根植于城市文化,粉丝集群是15—30岁的城市年轻人,工业园区的厚重记忆与新式运动的结合,完满地契合了国际奥委会的期待——带动地方城市更新。

而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在加入一个新跳台的同时不破坏原有景观的和谐?

大跳台位于首钢老工业园北区,场地由北向南依次分布着原首钢发电厂主厂房、冷却塔及原首钢制氧厂厂房。在运用虚拟现实等技术进行多次场景测量后,跳台结束区往湖面下沉了五米,以使整个跳台看起来不会比冷却塔高,而是成为从冷却塔高度顺延而下的曲线。

敦煌飞天与北京首钢相遇,奥运场馆与工业遗产结合,雪飞天在奥林匹克史册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中国印记。

一台两用:48小时内变身空中技巧赛道

首钢滑雪大跳台的一个创新之处是:同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单板滑雪和自由式滑雪的比赛场馆。

以往单板滑雪大跳台的场地多是用脚手架搭建的临时跳台,赛后即被拆除;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赛道往往依山而建,利用山地地形形成的自然落差造成坡度差,而实际上两个项目在助滑和落地环节几乎没有差异,如果将坡面曲线合理变动,就可能实现”一台二用“。

因此,首钢滑雪大跳台的剖面结构不仅满足大跳台比赛的要求,还可以通过附加临时单元体结构在48小时内完成向空中技巧场地的转换,这样的变换技术同样是全球首例。

赛道变换的重点主要在于中间下凹部分:滑雪大跳台是曲线,空中技巧是直线,而赛道转换就是把下凹部分用平板填上。设计团队采取模块拼装手段,在大跳台的斜台区用大约1100个模块搭“积木”,使赛道曲面发生改变。

模块化的赛道转换体系设计灵感来自于金刚石的分子式,成功案例金刚石是已知自然界中最硬的物质,其主要的原因就是金刚石分子的正四面体排列。从结构几何的角度,平面上三角形是最稳定的,但在空间上四面体是最稳定的。考虑到模块化的延伸,正四面体可以从平面上和空间上随意地延展,达到设计师所需要的状态,就好像魔尺一样,哪怕就是一个三角形的块儿,各种模块组合在一起,可以拼成各种形状。

冬奥会后,首钢滑雪大跳台成为世界首例永久性保留和使用的滑雪大跳台场馆,可承办国内外大跳台项目体育比赛,成为专业运动员和运动队训练场地,永久性服务中国冰雪运动发展。

数字化技术+智能检测设备=厘米级精度

在此之前,中国并不掌握符合奥运标准的跳台赛道设计和建造技术,为了最终赛道达到奥运比赛标准,科研团队通过大量科研攻关才使得赛道的精度推进至厘米级。

为保证施工前的预控和施工后的检验,对复杂节点部位用数字模型立体化展示进行技术交底;为确保施工技术的可行性和正确性,运用数字仿真模拟技术将施工工序及施工方法在计算机中事先进行演示;为提高施工精度与效率,通过云平台系统实现过程的可视化与精准化……

建造中的首钢滑雪大跳台

除了用数字化技术指导施工,各种针对赛道的检测与监测技术也持续为赛道精度保驾护航。比如:人工剖面赛道是以人工结构支架支撑基准面后再加堆雪完成的,因此,基准面表面的平整性对运动员水平发挥的影响至关重要,本届冬奥会的智能检测车可在10分钟内完成首钢滑雪大跳台赛道的检测,精度可达到毫米级。

值得注意的还有,以往中国跳台运动员都需要出国训练,而本届备战冬奥会的运动员受新冠疫情影响无法出国训练。为此科研团队还临危受命,为当时建造中的涞源国家跳台滑雪训练科研基地提供支持,仅用时307天就为中国运动员的备战训练提供了符合奥运比赛标准的赛道设施,结束了跳台国家队以往必须出国训练的历史。

涞源国家跳台滑雪训练科研基地

结语:

昨日之不可能,就是今日之极限、明日之平常。

中国运动员与中国制造都在用一次次努力挑战着过往的不可能,创造着明日的新奇迹。接下来的赛程里,制造君期待着看到更多中国冰雪的惊艳亮相!



相关资讯